公务员邮箱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 渔船检验60周年

【系列报道】转载:安全守护六十载 平安辉煌一甲子——回望中国渔船检验60年发展道路

来源:农业部渔业船舶检验局  作者:办公室  日期:2017-09-26

  为回顾60年来渔船检验工作前行路上不断的开拓创新和渔船检验行业变革的心路历程,农业部渔业船舶检验局推出中国渔船检验60年相关报道,现转发中国渔业报刊载的《安全守护六十载 平安辉煌一甲子》供大家阅知了解。

 

  1957年11月1日,“山东151”号渔船检验证书上盖上了“青岛市水产管理局船舶检验专章”,标志着我国沿海渔船无安全检验的历史结束,渔船安全有了守护,至此已60年。

  

  60载风雨兼程,60载春华秋实。渔船检验事业历经几代渔检人的艰苦奋斗,随着我国渔业的辉煌发展,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弱变强,艰辛与荣耀一路同行,忠诚与奉献初心未改。这60年,我国渔船检验紧紧围绕农业、渔业中心工作,不断创新工作机制和工作方法,主动适应改革要求,服务渔业经济发展大局,积极推进职能转变,夯实监管基础,检验法律法规体系初步建立,检验监管制度不断完善,工作机制和工作体系逐步健全,切实发挥了船检工作保障渔民生命财产安全和防止环境污染、渔船捕捞强度管控和支撑现代渔业建设和平安渔业建设的基础性作用。重温历史、激励前行,今天我们以历史的视角、发展的眼光进行系统的梳理、总结和审视,可以更自觉主动地把握中国渔船检验事业发展的机遇和进程,对指导当前渔船检验监督管理工作、构建中国特色渔船检验工作新格局无疑具有重要的指导作用和现实意义。

  忠诚奉献60年来渔船检验事业硕果累累

  检验法规体系日趋完备制修订能力大幅提升

  渔船检验是一项专业性技术监督工作,渔船检验技术法规是检验的依据,是事业可持续发展的法制保障,立法是基础。一是从地方探索到零的突破。自1957年渔船检验工作移交水产部门负责后,在初期仍使用交通船检部门发布的船舶检验技术法规、规则及规范。由于渔船在技术上有别于商业交通船舶,渔船检验部门开始探索制定适应渔船技术特点的检验技术法规。最初由青岛市水产管理局制定了有关渔船检验的暂行规定10余项,大连区港务管理局制定了“44千瓦机帆船、147千瓦、185千瓦、132千瓦渔轮系泊和航海试验规程”等技术文件作为检验渔船的依据,直至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船舶检验局渔业船舶分局正式成立之后,才得以组织全国力量编制国家渔船检验法规。1980年11月10日,经国家水产总局批准,颁发了第一部技术规定《渔业船舶监督检验细则》。二是从国家立法带动地方法规建设。1986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中明确了从事捕捞业的船舶必须经渔业船舶检验部门检验合格,方可下水作业的法律要求。此后,以《渔业法》为依据,以1993年《海洋渔船安全规则》的出台为起点,全国系统性的渔船检验法规建设开始启动。1996年,农业部推动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船舶监督管理规定》,有了总揽渔船检验工作的管理规章。到2000年,《渔业法》再次修订,明确了渔业船舶检验具体管理办法由国务院规定,为渔船检验法规体系的建设提供了扎实的法律依据。农业部渔业船舶检验局配合相关单位,推动《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船舶监督检验管理规定》修改并上升为国务院行政法规《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船舶检验条例》(2003年颁布实施),这成为我国渔船检验事业和法规建设工作的一座里程碑。以《渔业法》修订和条例的出台为契机,地方性渔船检验法规制度建设步伐也明显加快,《浙江省渔港渔业船舶管理条例》、《辽宁省渔业船舶监督检验条例》等十多部渔船检验或管理相关条例相继出台。三是从单一船舶技术法规到覆盖所有渔船技术安全。到1998年,基本形成了《海洋渔船安全规则》、《渔船船用产品检验规则》、《钢质海洋渔船建造规范(1998)》、《渔业船舶设计图纸审查规定》等覆盖较全面的渔业船舶检验法规体系。2017年按照国家渔业调结构转方式,大力推进休闲渔业的要求,开展了休闲渔船及渔业海上设施的法定检验规则的研究与编制工作。近年来,我国渔船检验技术法规、规则、规范的制修订工作步伐大大加快,覆盖更为全面,研究更加深入,专业性和权威性也得到了明显提升,逐步出台了覆盖远洋渔船、钢质海船、内河渔船、玻璃钢渔船等各类型渔业船舶的法定检验规则和建造规范30多部,形成了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为母法,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船舶检验条例》为主干,以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地方性法规和规章及技术法规为支撑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渔船检验法规建设体系,为我国渔船检验及其监督管理工作的顺利开展奠定了坚实的法律基础。

  检验队伍结构持续优化体系建设卓有成效

  体系队伍是事业发展的关键和基础。加快检验队伍体系建设,是渔船检验事业发展的战略要求。在各级政府和渔业主管部门的领导和支持下,各地始终把强化渔船检验人才培养工作摆在优先位置,不断优化队伍人才结构,统筹推进验船师人才队伍发展,全行业从几个检丈人员,发展到目前近7000名从业人员,检验机构基本覆盖全国。一是建立健全机构管理制度,推进检验机构科学配置。1957年广东、山东各地水产部门相继建立渔船管理站,配备检丈人员,直至1979年渔船分局第一次工作会议召开,批准大连、烟台、上海、福州和广州5个检验处成立,其后其他各省、区、市相继建立起渔船检验队伍。1990年6月11日农业部设立渔业船舶检验局(1999年3月22日,农业部渔业船舶检验局的对外名称更改为“时时彩如何看懂走势图”),在渔业船舶检验机构管理制度上不断完善,制定了检验机构认可与管理相关规定,对全国渔业船舶检验机构实行认可管理制度;明确了各机构人员配备标准;全国集中开展了渔船检验机构认可和业务核定工作,渔船检验工作体系建设管理工作全面规范铺开。渔业船舶检验机构在横向和纵向布局上都取得了较大进展,全国布局更为合理。60年来,渔业船舶检验机构数量不断增长,从无到有,从1979年的6个增长到2016年的1115个,其中,国家局1个,省级机构29个,省级直属分局机构15个,地市级检验机构281个,县级检验机构789个。二是加强验船队伍管理,不断提升验船人员素质。验船师是渔业船舶检验工作的“血液”和“灵魂”。1983年,当时的农牧渔业部印发《渔船验船人员工作职称暂行办法》,规定了渔船检验高级验船师、验船师、助理验船师和验船员的任职条件和签证权限。经过不断的探索实践,自1998年至2014年,农业部相继出台了《渔业船舶验船师资格考评管理规定》、《渔业船舶验船师资格考评管理规定实施办法》、《远洋渔业船舶验船师任职管理规定》、《渔业船舶验船师管理规定》、《渔业船舶验船师资格考评管理办法》等管理办法和文件,对验船师职业资格等级、任职资格条件、套改办法、考评条件、考评程序、录用与考核、监督与管理、资格证书管理、培训等方面进行了规定。建立了“验船员、助理验船师、中级验船师和高级验船师”四级验船师资格等级体系,还建立了“船用产品检验资格、图纸审查资格和远洋渔业船舶检验资格”的资格辅助体系。随着验船师队伍建设管理不断规范,验船师队伍不断壮大,验船师等级结构不断优化,学历水平不断提升,专业配比更加合理,渔业船舶验船师队伍不断壮大。1979年,渔船分局成立时,陆续配备了5名工作人员,1983年渔船验船人员工作职称暂行办法实施后,1984年4月共有56名同志被授予验船师工作职称。到2016年底,全国持有渔业船舶检验各级资格证书的人数为7688人。持证一线验船师5598人。其中,高级验船师176人,占比3.14%,中级验船师803人,占比14.34%,初级验船师2382人,占比42.56%,验船员2237人,占比39.96%;具有研究生及以上学历147人,占比2.63%,大学本科学历2346人,占比41.91%,大专学历2507人,占比44.78%,中专及以下学历598人,占比10.68%;船体专业342人,占比6.06%,轮机专业292人,占比5.17%,电气专业108人,占比1.91%,小型渔业船舶检验专业3640人,占比64.47%,渔业船舶检验管理专业1264人,占比22.39%。三是验船师队伍培养力度加大,培养方式不断创新。1980年,渔船分局在山东省水产学校举办了第一期渔船检验干部训练班,此后相继举办了渔船船体检验培训班、渔船检验系统大专《专业证书》班、渔船检验研究生课程进修班、远洋渔业船舶检验管理培训班、渔船检验机构领导培训班、图纸审查资格培训班、产品检验培训班、远洋验船师上岗资格培训班、验船员上岗资格培训班、内陆沿海验船人员专业基础长训班等渔业船舶检验技术培训班,这些培训班为渔业船舶检验系统培养了大量优秀的专业人才,大部分人都已成为机构的业务骨干和技术权威。同时,加大了渔业船舶检验人员岗位培训教材编写工作和验船人员资格考试题库建设工作,验船师培训和考核逐步走上正轨。2017年,还探索制定了《渔业船舶验船师培训中长期规划》,建立规范高效的验船师培训制度,引进继续教育制度等。借助不断发展的信息技术,探索建立虚拟现实(VR)教学及考试平台,大型慕课(MOOC在线继续教育)系统,手机学习终端“渔检通”APP等,不断丰富培训方式,提高培训成效。

  创新检验管理模式渔船检验机制不断完善

  60年来,围绕渔船安全这个系统工程,渔船检验从渔船设计、修造、现场检验、日常运营等环节加强检验监督管理,从最初的简单试航检查,到渔船全寿命周期安全检验管理,切实起到渔业船舶安全管理首要环节作用。一是渔船检验制度建设不断发展。建立并实施了渔船开工前检查制度、坞修渔船登记报检制度、渔船修造企业旬巡查旬报告制度等,针对不同种类的渔船制定了相应的系列渔船检验规程、渔船检验与发证程序和证书填写规定、系列渔船检验指南,形成了比较齐全的渔船检验制度体系。二是渔船检验数量和检验质量稳步提高。随着各级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和渔船检验机构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每年渔船检验的数量不断提高,从1959年机动渔船2597艘,到2016年末机动渔船438962艘,增长了近169倍。在强化检验质量方面,严密跟踪渔船建造的重要环节,建立船厂、船东、检验三方沟通协调工作制度。加强对船厂质量管理指导,严格按照审批的图纸施工建造,严格按照建造进度和节点申报检验。加强渔船安全技术状况事中事后监督管理。积极开展“渔船基本数据普查行动”、“渔船安全风险隐患排查与整治行动”、“渔船船用产品质量监督整治行动”三大行动,有效提升渔船安全技术状况、渔船船用产品质量和安全水平。

  开展了渔船检验质量大检查活动,引入了第三方专家团队为技术支撑,采取了专家技术抽查和行政督导检查相结合的形式,对渔船安全技术状况进行检查。各地对检查中发现的问题,积极督促船厂、船东限期整改,对存在的问题举一反三,提高渔船安全技术状况。三是远洋渔船检验制度不断完善。1985年第一艘远洋渔船从马尾港出发,远洋渔船检验由各地执行检验,检验标准和证书签发都不一致,影响到我远洋渔船的安全管理与国际形象。1999年起,农业部对远洋渔船检验实施统一组织集中管理,建立了远洋渔船检验与远洋项目紧密挂钩的有效管理制度,强化、规范了远洋渔船检验工作,建立了验船师统一派出与管理制度和远洋渔船检验通报制度,建立了进口旧渔船的检验制度,远洋渔船的检验系列制度基本形成,同时,将境外检验工作平台延伸到境外公海,建立了境外检验点;并制定了渔业船舶检验指南和检验证书填写指南,公布新版《远洋渔业船舶检验报告》格式,制定了《远洋渔船安全技术状况船东自查指导文件》,落实船舶技术状况预检及自查制度,加强对远洋渔船船东安全技术状况自查能力指导;将我国远洋渔船检验证书样本,照会国际海事组织和60多个国家和地区,确保了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渔船检验证书的远洋渔船在世界各国海域航行作业的合法性,树立了中国渔船检验的国际形象,维护了渔业企业的切身利益,保障了我国远洋渔船航行和作业安全。30多年来,随着远洋渔业的壮大发展,远洋渔船检验实现了检验船数显著增长、检验范围显著扩大与检验质量显著提升、监管工作显著加强的同步发展。境外远洋渔船现场检验地点遍及世界三大洋、五大洲的30多个国家(地区),境外检验点设立了8个。四是建立健全渔业船舶检验监督管理网络。各地渔船检验机构根据渔船作业、停靠分散等管理特点,积极建立区县(自治县)或乡镇(街道办事处)或村(社)、船东几级安全生产责任制,铺设严密的检验监督管理网络,确保渔业船舶受检率和渔业船舶日常检验监管落到实处。将渔业船舶安全监管工作纳入地方政府安全目标考核内容并实行一票否决,同时实现渔业船舶受检率100%、渔业船舶安全设备配备率100%的目标。五是探索渔船检验管理制度改革。各地渔船检验机构积极扶持培育渔船检验社会化技术支撑力量,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多种形式,探索“检管分离”改革模式,着重提升渔业船舶检验机构自身检验监管能力,提高渔船检验质量和效率,确保渔船技术状况安全。推动船检工作实现“两个转变”,即由重技术型向技术与管理并重的方式转变、由单独重渔船管理向渔船与渔船修造企业管理并重的方式转变。探索渔船设计图纸技术审查与行政审批相分离的机制创新。

  强化船用产品安全质量监管检查力度不断加大

  渔船船用产品检验工作是渔船检验的重要组成部分,确保质量合格的产品上船是渔船检验的重要职责。60年来,渔船船用产品从船厂现场生产的单件产品监管到专业化、国际化的产业企业监管,监管范围和力度不断加大。一是船用产品监管种类和数量不断增加。1957年,青岛市水产局仅对船厂生产的若干渔船专用产品进行制造检验。1978年首次受理了淄博渔轮柴油机厂(现淄博柴油机总公司)生产的8300C型441千瓦船用柴油机的检验申请,1980年4月1日签发了渔船检验第一份船用产品证书。随着渔船技术的发展,渔船专用产品检验的品种不断增加,船用产品检验的种类已由70年代的柴油机、螺旋桨等几个品种,发展到目前十大类137种。目前,全国共有29个省级渔业船舶检验局在农业部船检局核定的业务工作中承担船用产品检验及监督管理工作职能。其中已有22个省级渔船检验局开展了产品检验及其监督管理工作。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全国产品认可行政审批受理办结1174家船用产品企业、气胀式救生筏检修站95家(含境外2家)、全球海上遇险和安全系统(GMDSS)岸上维修单位62家(含境外3家),船用产品检测机构认可24家。全国船用产品每年受理检验在100万台(件)左右。二是船用产品检验创新监管模式,不断完善监管制度。从1984年下发的《关于开展渔船船用产品检验若干问题的通知》,对渔船检验部门产品检验范围检验认可程序以及检验收费标准、港口编号和检验机构代码等首次进行了规定。新世纪以来相继编制发布了《渔业船舶船用产品检验管理规定》,将船用产品按照不同特性和涉及渔船航行作业安全与防止水域污染环境重要程度,创造性将船用产品分为A类、B类、C类,并采取不同监管方式进行监督管理。发布了渔业船舶船用产品检验规程、船用产品(型式/工厂)认可初审工作指南、渔业船舶船用进口产品检验的暂行规定、船用产品检验标识和批量检验发证印章使用及其管理规定,以及发布了《渔船用柴油机检验须知》等13项验船师须知。统一了全国船用产品检验的技术依据,研究制定了《渔船船用产品主要技术参数表》,统一了认可证书技术参数内容。开展了全国船用产品专项整治和质量抽查工作。全面规范船用产品检验监督管理工作。三是深入开展假冒伪劣船用产品打击专项行动。针对长期存在的废旧和假冒伪劣船用产品现象,开展了渔船船用产品“打假”整治专项活动和产品质量监督抽查活动。2011年农业部在《全国农资打假专项治理行动实施方案》中首次将渔船船用产品列为农业九大重点监管产品之一,并首次在江苏省南通市举行了全国渔船船用产品质量专项整治集中行动现场会。自2012年起,每年在全国范围组织开展船用产品质量专项治理行动和船用产品质量监督抽查工作,联合海事、工商、安监等部门举行船用产品质量整治现场活动,对企业生产的救生筏、救生衣、救生圈、无线电示位标、滤油设备、信号设备、渔用无线电话机、静水压力释放器、消防设备等船用产品,实船配备和质量情况进行抽查。2016年共对2.6万艘渔船进行了检查,抽查20.7万台(件)船用产品,查处假冒伪劣产品1.93万台(件),还重点对全国94家渔业气胀式救生筏检修站进行了检查。对救生筏检修站、渔用无线电话机、救生衣、救生圈和无线电应急示位标等监督抽查工作中存在质量问题的生产企业给予了暂停认可证书、暂停检验受理和停止检修业务等处罚。2016年首次对涉事问题企业进行了约谈问责。四是创新开展了渔船用柴油机型谱监管工作。成立了农业部渔业船舶检验局渔船用柴油机型谱审核专家委员会和专家库;发布了《渔船用柴油机型谱日常审核实施细则》、《渔船用柴油机型谱审核专家委员会审核指南》;组织开展了12次专家集中评审,共对全国42家和国外3家柴油机企业申报的4207个型谱进行了评审。截至2017年6月,审定通过型号1059个,基本满足了现有渔船更新改造和更换主机需要。自2015年起,组织对国内纳入农业部型谱监管的柴油机企业贯彻落实《渔船用柴油机型谱与标识管理办法》情况进行了核查。对核查发现存在问题柴油机企业进行了约谈问责和通报批评。同时,开展了渔船用柴油机标识数字化管理,在《船用柴油机证书》增加二维码,在船用柴油机机体上加挂专用产品电子标签和在船用柴油机机体上打印机号,实现了柴油机在制造、出厂、销售、使用等环节做到型谱、机号、检验证书一致性和可追溯性。开展渔船用柴油机型谱与标识管理,加强和规范渔船用柴油机监管,有力保障了国家涉及渔船主机功率有关政策有效实施。

  狠抓渔船质量控制渔船设计修造企业管理逐步规范

  设计建造是渔船安全最重要环节,必须从源头控制。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渔船检验部门针对大量“沙滩船厂”出现,“三无”渔船大量产生,严重威胁着渔民海上生产作业的安全,给海洋渔业资源的养护和生态环境的保护造成新的压力之时,创新了渔船建造质量监管模式。一是创新性开展了渔船设计单位、修造企业资质认定。1993年农业部开始对渔船设计和修造单位实施了资质认可管理制度,对其生产设施、工艺装备、检测设备、技术文件、质量管理体系和人员素质等方面进行考核,以确定其是否具备安全生产条件,是否具备相应等级的设计和修造渔业船舶的能力,从源头上为实现国家捕捞渔船“双控”管理,促进我国渔船修造质量的提升与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通过认可管理,取得各级渔船设计资质的单位144个,取得渔船建造和修理资质的各类、各级企业1265家。二是创新开展了渔船设计修造企业能力评价标准建设。制定公布了《渔船修造厂认可办法实施细则》、《渔船修造工厂认可工作程序规定》,明确了申请条件、考核标准、审批程序及认可证书使用与管理要求,对受理企业申请、材料审查、现场考核方法、材料上报、审批发证等工作环节进行了规定,规范各个工作环节的任务、要求和时限。积极推进船舶焊工培训管理和质检人员的教训管理,严格整治违规企业和违规行为,促进了渔船修造市场有序发展。三是积极开展低质量渔船专项治理工作。2005年,交通部、国防科工委、农业部和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联合组织开展了全国低质量船舶专项治理,进一步规范了渔船修造企业的管理,促进了企业整合和技术升级。各地渔船检验部门在对1200多家渔业船舶修造企业中重点排查了670家企业,有120家企业列入整改治理范围,有30个造船厂(点)被取缔;共排查各类渔业船舶127253艘。四是适应改革要求,加强设计建造事后监管。2013年5月国务院加大对企业放管服管理,取消了“渔业船舶设计修造单位资格认定管理”行政审批项目,检验部门把工作重心从渔船设计单位资质管理上转到渔船设计质量监督上来,重点加强渔船设计单位设计图纸的审查,促进设计质量的提高。强化服务意识,创新服务手段和方式。举办渔业船舶修造企业技术管理人员专业证班,为企业提升技术能力和发展空间夯实基础。编制发布了《渔船标准船型评价方法(试行)》,推进我国海洋渔船标准化更新改造进程。下发了《农业部办公厅关于加强渔业船舶建造开工管理的通知》,制定了《渔船船舶建造开工技术条件与要求》行业标准,通过推进渔船建造技术条件评价,强化渔船修造开工前管理,引导企业提升技术水准,规范造船;编制了《渔船建造管理系统》软件,搭建了沟通渔船检验机构与建造企业的技术信息平台;编制了《钢质渔船质量证明书》,强化企业对建造质量提供书面证明和履行质量承诺。有些地方还通过评选“十佳船厂”等措施引导渔民选择大型骨干船厂造船,提高渔船建造安全质量。

  加强信息网络建设信息化监管能力明显增强

  渔船检验信息化监管是提高渔船检验科学化、规范化、高效化的重要措施手段,是全面提升渔船检验工作管理水平的重要基础。各地渔船检验机构在渔业主管部门的支持下,围绕渔业信息化建设要求,积极开发建设渔船检验业务信息化管理平台,探索渔船检验信息化未来发展方向,为提高检验智能化水平,制定开发“智慧船检”信息化系统,以“互联网+”等先进理念谋划渔船检验信息化建设布局,实现船检业务的统一、实时、动态的资源共享和高效管理,实现重要检验环节可控、可追溯。渔船检验业务管理由传统手工抄录管理、单机版管理等模式迈向信息化“互联网+”管理新模式,提升了船检工作信息化监管能力,推进渔船检验实现数字化、智慧化管理。

  积极参与国际海事事务国际交流与合作不断强化

  为服务和保障我远洋渔业发展,维护我远洋渔业利益,彰显我负责任渔船大国形象,从1980年12月就开始派员参加政府间国际海事协商组织稳性、载重线和渔船安全分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参与有关渔船安全的国际交流活动,密切与周边国家渔船安全联系,积极参与国际渔船安全事务。一是在制定《1993年托雷莫利诺斯议定书》和《2012年开普敦协定》中提出诸多积极、合理提案,并主动参与公约的修订,积极维护我权益;二是积极参与渔船地区性标准的研究与制订工作;三是积极参与国际渔船安全标准的研究工作,逐步树立了我国在国际海事界的重要地位;四是加强了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的船舶检验业务的交流与合作,促进地区间的船舶安全管理、船舶技术的健康发展。中韩建立了定期互访交流机制,双方签署了合作意向书,在渔船检验制度、渔船检验技术、渔船检验领域进行专题研讨,在相互提供相关信息等方面进行合作。

  全面参与渔业政府监管服务保障渔业中心工作作用充分彰显

  渔船检验部门紧紧围绕各时期国家农业渔业中心工作,勇于担当、主动作为,从单一技术检验服务向引领渔船及装备设施绿色发展、促进渔船安全水平提升和监管能力提升转变,不断显现渔船检验为现代渔业建设保驾护航的作用。一是推进“船证不符”渔船清理整治工作。在渔业主管部门统一部署下,在全面摸清“船证不符”渔船底数的基础上,认真开展“船证不符”渔船整治核查工作,严格渔船图纸审查、建造关键节点把关,坚决杜绝产生新的“船证不符”渔船,规范渔船管理秩序,打击涉渔“三无”船舶。二是推进依船籍港实施营运检验。按照海洋渔船管控要求,积极落实依船籍港实施营运检验要求。梳理异地检验(特别是跨省检验渔船)情况,坚决落实依船籍港营运检验要求。在全国具备修船能力的地区,动员全部渔船回船籍港申报检验,实施现场检验;不具备修船能力的地区,积极做好与渔船拟修船地点渔船检验协商委托检验工作。三是加强港澳流动渔船检验管理。加强港澳流动渔船委托内地检验事宜的交流合作,贴心服务港澳流动渔民,传播爱国爱港爱澳思想“正能量”,不断壮大港澳地区爱国爱港爱澳力量。据不完全统计,自2007年以来,已检验港澳流动渔船3200余艘,获得港澳流动渔民的一致好评,实现了内地与港澳地区渔船检验管理工作的互助共赢。四是开展渔船标准化研究与更新改造,推进渔船装备现代化。各地渔船检验机构发挥专业优势,积极开展渔船标准船型选型工作,引导设计开发和建造先进的远洋渔船、小型渔船标准化船型及关键设备,积极推进“四新”在渔船标准化工作中应用,支持培育渔船技术联盟,提高各地渔船制造产业的技术创新和制造水平,加强渔船技术标准制修订工作的监督和质量把关,提升渔船技术支撑体系建设,促进渔船制造业转型升级,推进渔船技术发展。五是积极参与推进内陆实施渔船“三证合一”管理。各地渔船检验机构按照农业部内陆渔船“三证合一”管理要求,建立健全全国内陆渔船检验、登记、捕捞许可三统一的管理数据库,积极推进内陆渔船证书“三证合一”改革,简化了办证程序。

  继往开来60年发展历程给予我们重要启示

  回首60年的发展历程,渔船检验工作在不懈探索和实践中积累了宝贵经验,为继续推进渔船检验事业改革创新发展提供了重要启示。

  一是必须始终坚持树立农业渔业大局意识,强化渔业、渔船、渔民安全责任担当。观大局、明大势,方可谋大事。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必须牢固树立高度自觉的大局意识,自觉从大局看问题,把工作放到大局中去思考、定位、摆布”。渔船是渔民的家,是渔民的命根子,只有把渔船检验事业的发展置身于我国渔业经济和渔区社会的健康和谐发展之中,服务和服从于渔业发展大局,服务于渔村,服务于渔民,把渔民渔船安全放在心上,在渔船安全管理全链条环节上勇于担负起第一关口的重任,才能让这根链条光鲜亮丽,永不断裂,渔船检验事业才能健康发展。

  二是必须始终坚持在推进渔船现代化进程中发展渔船检验事业。我国的渔船长期老小破旧,数量众多,困扰着渔民和政府,制约着渔业经济发展和安全管理。只有通过推进渔船现代化发展,才能把更好地保障渔民生命财产安全;只有通过渔船升级改造,顺应渔船的发展要求,加快渔船大型化、舒适化、标准化发展步伐,改善渔船生产生活条件,让渔民安全体面的生产劳动,促进渔船安全水平的提高,才能使渔船航行更安全,作业更经济,环境更舒适,渔船检验工作才能推进顺利。渔船检验部门只有积极投身于渔船现代化发展,积极推进渔船技术发展创新,渔船检验工作才能与渔船现代化发展同步并引领其发展,才能切实保障渔船渔民生命财产安全,才能发展好渔船检验事业并不断推进检验事业不断向前发展。

  三是要始终坚持“安全第一,保证质量,方便渔民”的原则。渔船检验的根本宗旨是保证船舶具备安全生产条件,保障人命安全,防止污染水域环境。检验质量是生命线,只有不断加强渔船检验体制与机制建设,完善法律法规,创新渔船检验手段,加强体系建设,不断提升队伍整体素质,才是最好的发展,才是科学的发展,才能高质量的发展,才能不断提高检验工作的水平,才能推进渔船检验事业的健康发展。

  四是必须始终坚持敢于担当主动作为,不断推动事业改革创新。全面深化改革是深化渔船检验工作的必由之路。在改革的洪流中,不进则退,只有站在时代船头上、站在改革创新的最前沿,才能把稳舵、劈开浪。只有始终坚持把改革创新作为根本动力,主动把渔船检验工作置于渔业经济社会发展大局之中去谋划、去安排,突破传统思维,创新工作方式,不断寻找渔船检验工作与渔业中心工作的切入点,积极主动服务渔业中心工作,努力拓展渔船检验发展新空间,创新谋划未来时期发展蓝图,不断提升发展质量,不断调动各方面发展渔业船舶检验事业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才能保证事业不断向前发展,才能有为有位,才能让渔船检验事业发展充满青春活力。

  扬帆奋进新挑战等待我们劈波斩浪谱新篇章

  岁月如歌弄潮头,继往开来谱新篇。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是大力推进渔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渔业转方式调结构,促进渔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面向未来,渔船检验工作面临新形势、新挑战、新机遇、新使命。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各级检验部门要继续坚持解放思想、与时俱进,用新理念指导新实践;围绕支撑现代渔业建设和平安渔业建设,以保障渔民生命财产安全和防止环境污染为宗旨,坚持安全第一、保证质量、方便渔民的原则,适应渔业绿色发展、安全发展、可持续发展和规范发展的要求,担当尽责、科学公正、改革创新,为现代渔业建设保驾护航。要通过检验监督管理机制创新,强化渔船检验监督管理法规体系、组织体系、工作体系和渔船建造质量监督体系“四大体系”建设,构建执法公正、把关有力、管理科学、服务有效、勤政廉洁的渔船检验监督管理新格局。要按照“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准确把握新形势新任务,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持续提高渔船技术和渔船装备的自主创新能力,增强科技引领和支撑渔船检验工作可持续发展的能力;遵循五大发展理念,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多措并举推动渔船装备节能减排,实现对渔业资源和生态养护的有效支撑;积极适应渔业转方式、调结构改革的新业态发展,以机制创新推动渔船检验体制变革;按照全面依法治国的战略方向,不断完善渔业船舶检验法律法规体系,严格依法行政,强化法治保障,继续深化“放管服”改革,全面强化履责能力,建立并完善适应新形势下的渔船检验工作制度,为现代渔业稳定健康发展保驾护航。

原文链接:http://szb.farmer.com.cn/yyb/html/2017-09/25/nw.D110000yyb_20170925_1-05.htm?div=1
字体:    
相关附件: